安静的百合花

羡吹宁吹桑吹,心疼蓝叔父
他们是世上的珍宝!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关于小说创作的一些思考

帆过十洲:

这是基于【我的】创作经历的一些【个人】思考和方法论,没有读过什么理论或著作,因此大约是很浅薄的观点。写出来一则是想给自己理一理思路,二则是希望能和其他创作者有所【交流和探讨】

 

一、创作的开始

创作的起点即,我为什么要写这篇小说,或者说灵光一现的时候闪现的东西。

这是写一篇小说的出发点,也是整个创作过程都要服务的一个核心。

对我来说,它曾经是一个人设,一个背景设定,一个情节,甚至一句话。

我是以它为中心点向外延伸,完善我的设定的。

例如,我曾为了这样一句话写了一篇文:

他一肩挑起的半壁破碎的河山与手下数万将士的英魂热血将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让他那点可笑的同情刹那间就微渺得一阵风就能吹得一丝痕迹都不剩。

从这一句话,我衍生出了人设:将军,以及一个被同情的弱势身份者。

衍生出了背景:战争。

提炼出了矛盾:个人的感情和家国大义之间的取舍。

这样,一篇文的框架就搭建起来了,基调也就是宏大的、严肃的。

如果出发点太抽象,比如“想让A和B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那么衍生和搭建的过程就会更困难一些,但它依然可以帮助确认很多东西,例如:

A和B之间存在问题或困难;

A和B最后达成了HE。

那么设置问题和解决问题就构成了文章的框架,文章的基调选择就更为丰富。

 

二、剧情大纲的确定

有一个大的框架之后就需要将骨骼摆好,也就是写大纲。无论落在笔头上还是写在电脑里或者只是在脑海里,在动笔之前作者应该对文章的脉络有完整的概念,以保证文章的连贯性和完整性。

1、矛盾冲突

矛盾和冲突是推动剧情发展的核心动力,也是故事为什么会吸引人。

制造矛盾的方法大致有以下几种:

·将角色置于与自己性格或立场不符的情况之中,如将反战者置于战争前线

·让角色面对出乎预料的情况,如已经计划好了晚上约会的职员被领导训斥并加班

·两个立场对立的角色处于同一场景,如情敌见面

·任何能让角色面对两难选择的情况

2、节奏感与伏笔

矛盾的集中爆发是最吸引人的,也即作品的高潮部分。

排布好矛盾,可以持续地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其中平淡的部分则用暗示和伏笔增强两处高潮之间的联系性。

节奏感很重要,但是具体应该如何操作我也还在摸索。

3、人设与OOC

(1)同人写作中涉及原著人物时,应该深入地了解人物,对人物性格有透彻的理解,并且找到原著作证后再开始创作。同人难免OOC,但不能因此直接在正剧里放飞自我。

(2)原创人物的人设往往会非常标签化,比如“豪爽”“外冷内热”等。这类标签是必要的,尤其是在长篇小说的创作中,一般写到五万字就会开始有歪主线的苗头,标签化的人设有提醒自己不要OOC自己的效果。但仅仅标签是不够的,做人设时应该针对标签想象数个场景。

以“内向”为例,TA有多内向?对着父母是什么表现?对着最好的朋友是什么表现?对同学呢?对陌生人呢?

尺度不同,其实会是完全不同的人设,但这些人设都很“内向”,场景有助于作者更好地把握自己的角色。

4、结局的HE、BE与错位

HE和BE的界定一直都很有争论,一路波折吞刀无数最后在一起了的HE和相守一生求仁得仁的BE到底哪个是糖哪个是刀各人心里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但这对创作者(至少是我)来说无关紧要,我关注的是这一段文字我希望带给读者什么样的体验:是开心、幸福的正面情感,还是悲伤、遗憾的负面情感?

无论刀还是糖,都有无数的套路,甚至佛教还有人生八苦之类的总结。

但我以为,一个桥段是刀是糖取决于是否存在“错位”的元素,也即实际发生的情况与角色所希望的或大众所希望的常态是否一致。

如果一致,就可以带来正面的情感;如果不一致,就会带来负面的情感。

以长寿为例,儿孙满堂衣食无忧的老者长寿是幸福的,“生”所需的情感生活和生理需求都完备,自然给人向上的感觉;但杨绛的长寿很难让人确信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幸福,因为她的爱人和女儿都已经去世了,她的“生”与她家人的“生”并不一致,就隐含了悲剧元素。

 

三、文风

在大纲写好之后填充的内容即“血肉”是具体的文字。从细节的描写、词汇和句式的选用等方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这些习惯就组成了文风。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文风来自作者本身的阅读积累和写作积累,但如果作者希望,也是可以有意识地锻炼文风的。

我受读者反馈的影响,现阶段以白居易和海明威为楷模,致力于让作品简单直观。在创作时,会刻意避开艰涩的词汇,用短句代替生僻词,以达到让作品通俗易懂的目的。

另一方面,受一位关系比较好的作者和一位老师影响,致力于用环境描写和细节描写等客观存在代替以形容词为代表的主观感受,以达到增强说服力和代入感的目的。

(如果有看到这里的刚刚开始尝试写作的朋友,请记住,每个人的文风都是不同的,没有什么好坏之分,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各有受众。如果你想主动改变自己的文风,最好先想清楚你希望达到怎样的效果再开始针对性的练习。)

 

四、其他

1、交流很重要

(1)和水平比自己高(或者自己很欣赏某一方面)的作者多交流,如果你们熟悉到TA愿意阅读你的文字并提出建议是最好的。如果不,那么TA有时会透露的自己的写作方法和思路是值得思考斟酌的。但永远不要全盘接受TA的意见和建议,要自己思考是否适合自己的情况,因为不同的人必然会写出不同的文字。

(2)重视读者的反馈,尤其是评论。他们不会直接指出写作思路中的问题,但愿意留评的读者都会直观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这些感受是可以油作者自己反推创作问题的。

2、及时复盘很重要

得到反馈,尤其是在你心中比较懂写作的人的反馈之后,迅速复盘你的作品,仔细思考其中的原因。

如果我早这么做了,在某一点上能早开窍三年半。

这真是个忧伤的故事。

 

以上,想说的就这么多,欢迎交流指正。

 

PS. 完全是一直被说发刀不疼的人突然收获了一堆哭脸,文又不长就回去复盘了一下,突然开窍了关于“错位”的概念,兴奋得仿佛打了鸡血,干脆从头到尾顺一下自己写小说的思路。

【靖苏】今心成念(一)

脑洞随天开:

好的,我又开坑了。

 

看到蘑菇 @乌 的这张图开的脑洞。图图很可爱啊

 

警告:私设如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蘑菇的原图下面有部分设定沿用,其他都是私设啦私设,不要当真。

 

甜哒!绝对甜!以我糖党人员身份保证,童叟无欺!

 

不会长,争取几发完结,属于短萌文? 

 


 

【正文】

 

早春时分,天气乍暖还寒。

 

山间萦绕着的雾气丝丝缕缕,挂在松针上,抹在青岩间,袅袅地包裹住悬崖峭壁。在这缭绕的山霭笼罩下,琅琊山利剑似的陡峭轮廓也像是柔和了不少,变得可亲起来。

 

朦朦胧胧中有一人踏碎朝雾披着晨曦在逆光处显现出身形。一身轻裘缓带,衣襟胜雪,被青玉冠束好的发丝被朝露微微打湿,更衬着白皙的脸庞温润如玉。

 

修长的手指抵住墨黑鎏金的木门,指尖稍一用力,听得“吱呀”一声,大门应声而开,露出庭中一大一小两人吵吵闹闹的身影。

 

那个年长些的白衣飘飘,不羁的刘海随风飞扬。模样看着还像个玩世不恭潇洒贵公子,只是嘴角噙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活脱脱一副不着调的流氓样,倒是可惜了这幅好皮相。他手里高高举着一个青瓷碗,旁边站的是个踮着脚伸长手臂的俊俏少年。少年几次三番想从他手上抢走那只青瓷碗却得不了手,直急得绕着他跺脚。

 

听到开门声,二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停住了动作,齐齐转头望向了门边,一动不动地像两尊静止的雕像似的。

 

 

 

“长苏你回来啦!”还是白衣的那个首先反应过来,趁着一旁蓝衣少年愣神的时候,格开少年的手迅速将碗收回了怀里,一面兴致勃勃地招呼着,“正巧吉婶做了粉子蛋,幸好我帮你留着一份,你要再不回来可就都被飞流吃光了!”

 

“没有!”听了他的话,蓝裳的少年狠狠地瞪着他,嘟着嘴将腮帮子鼓得像条小金鱼,“明明都是你吃!坏人!”

 

“苏哥哥!”少年跳到来人面前扯住他的衣袖,气鼓鼓地拿手指着旁边正一脸无所谓实则竖起耳朵偷听的白衣人,一副又急又委屈的模样,“他……”

 

“好了,好了,”梅长苏一面安抚地拍拍少年的手,一面转过头稍稍提高了声音道,“蔺晨,你又欺负飞流了。”

 

“我这哪是欺负他,我疼他还来不及呢!”蔺晨笑眯眯地向飞流招招手,“飞流,你过来啊~过来我就把这碗粉子蛋给你吃!”

 

“不要!”飞流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往梅长苏身后缩。不料一抬头,看到梅长苏肩膀上坐了个奇怪的小人也正好奇地注视着他。

 

眨眨眼睛,两人大眼瞪小眼。

 

“哇啊!”飞流吓得后退了两步,差点被身后的门槛绊倒。

 

蔺晨一惊,甩掉了手里的粉子蛋,一个闪身来到飞流身边稳住了他:“怎么了?”

 

少年看起来很是惊魂未定的模样,连蔺晨偷偷圈住他腰间的手都顾不上了,一双大眼瞪得圆圆,歪着头神情中又带了些许不解:“水……牛?”

 

“什么水牛?”蔺晨疑惑地问着,却见从梅长苏散落在肩头的青丝中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嗯?蔺晨凑上去想看个清楚,没想到一个怪模怪样的小人突然从梅长苏的发丝间窜出来,大张双臂英勇地拦住了那张向梅长苏越靠越近的大脸。


“呜啊!”猝不及防,大名鼎鼎的琅琊阁少阁主毫无形象地抱着身边蓝裳少年喊得凄惨,“有妖怪!”


虽然只是一瞬间,蔺晨已经看清楚了那小东西的容貌。头上顶着一对细细尖尖的牛角,小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卷着梅长苏的头发扬起又落下。

 

 哪有人生成这模样的?不是妖怪是什么!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蔺晨将自己稍稍凌乱的发丝整的服帖,展开素扇轻摇,一派潇洒作风,好像刚才那个抱着飞流大呼小叫哭天抢地的人不是他似的。


蔺晨随意地将手臂搭在梅长苏肩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梅长苏捧到手心的小东西。带着些许不屑,蔺晨抬着扇骨拨着那“玩意儿”的头上的小角:“长得这么奇怪,该不会真是个小妖怪吧?”

 

牛角被打到,小人捂住脑袋瞪圆了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蔺晨搭在梅长苏肩头的手臂,嘴角紧紧地抿起,眼神犀利地像是要把他瞪出个窟窿来。

 

“哎呦喂,”蔺晨收了扇子得意地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怎么的?还不服气啊?”

 

话音刚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服气似的,那小人顺着梅长苏的衣袖爬上,狠狠地揪了下蔺晨掉落在梅长苏胸前的头发,疼得蔺晨“嗷”地叫唤出声。

 

蔺晨颤着手拿扇子指着那个已经爬上梅长苏另一侧肩膀处,占有欲十足地搂住梅长苏脖子的小人气地直跳脚:“嘿,你这个小妖怪,看今儿个你大爷我不收了你!”

 

一把素扇在眼前晃来晃去,梅长苏淡定地格开蔺晨那把挡住视线的扇子:“你这么个大活人,跟个 "念”计较个什么劲?”

 

“念?”蔺晨一怔,眼珠子一转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阵后突然灵光一闪道,“哦,对了,有道是今心成念。我记得曾在一册古籍里看到过,若当下对一人日思夜想,记挂过深的话,这份记挂也会化为实体,出现在他思念之人的面前,此物便被称为“念”。”

 

“难道此事竟是真的?”褪去了愤怒,蔺晨有几分好奇地伸着脖子看着正抱住梅长苏脖子蹭得满足的小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念”?”

 

“别闹了。”脖子里痒痒的,感到有些不适的梅长苏将小人从肩头取下。被拎在半空中的时候,小人伸长了双臂不停蹬着脚,对离开了梅长苏很是不满的样子。梅长苏无奈,只得又让他回到了自己肩头。

 

“哎呀,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痴情种,对你这般念念不忘,”蔺晨收回了手,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着衣服,一边挤眉弄眼地打趣道,“不过只要这思念不灭,这个小东西就不会消失,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梅长苏听了也不说话,只是伸手摸了摸小人的脑袋。看到小人欣喜地拿脸蹭过他的手指,梅长苏的嘴角微微抿起,泛起了一丝笑意,仿佛透过这个小东西想到了谁。

 

蔺晨整理衣襟的手突然一顿,有些后知后觉地道:“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玩意儿长的好像还挺眼熟?”

 

“是水牛。”一旁的飞流口气肯定地答道,又嫌弃似的小声嘀咕,“笨!”

 

“水牛……”蔺晨沉思了一阵,顿时恍然大悟。

 

想到那个现在已登基两年,人人交口称赞的年轻帝王,蔺晨不禁冷笑一声。危险地眯着眼趴到梅长苏肩头对着藏在梅长苏发间的小人露出白森森的牙:“我当是谁的呢,原来是他的啊!来的正好,看我不灭了他这份念想。”

 

“呜……”猝不及防一张大脸逼近,小人被吓得贴着着梅长苏的脸颊打了个哆嗦,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梅长苏斜眼瞥了一眼张牙舞爪作恐吓状的蔺晨,面无表情地一耸肩转过身径直走开。

 

“哎哎?”突然没了重心的蔺晨顺势滑下,一个没稳住差点以脸着地。

 

“你大爷的!”身后传来蔺晨气贯长虹地怒吼,梅长苏终于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有蔺晨在的地方总不会觉得无聊。


从青丝间看到他嘴角的弧度,小人拨开他的发丝歪着头仔细地看了他一阵,似是不解他为何而笑。

 

许是这小东西愣愣的样子跟某人太像了,梅长苏一不小心晃了神,一张耿直刚正的脸毫无预兆得浮现在眼前,嘴角的微笑一点一点被隐去。

 

只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寂寞。


“水牛……”轻声的叹息响起,乘着清风扶摇直上,似乎能传到很远很远。

 

 

 

而此时金陵城内巍峨的皇宫中,着玄服戴金冠的年轻帝王突然感到胸口一阵悸动,像是有人在胸膛处狠狠敲了一下让他几乎站立不住,耳边又传来那人隐隐约约的呼唤。

 

长苏……


最近真是越来越常想到他了……萧景琰摇头苦笑。二年了……一晃眼那人已经去世两年了,可是为什么还总是觉得他好像就在身边似的。

 

甚至……萧景琰转过头来看着趴在案上长着一对狐耳和一条毛茸茸的狐尾巴的小人神情就有些复杂。只见那个小人正举着比自己还高的毛笔在奏章上写写画画,时而深思,时而皱眉,连身上都蹭了些许墨汁都不自知。

 

为什么他会看到这么个长的很像长苏的小东西?萧景琰虽外表平静,内心已经翻起惊涛骇浪。难道是我对长苏的思念太深以至于出现错觉了吗?

 

这到底是真是假?萧景琰想碰碰他,却担心他会像个梦境碎在自己的指尖。


正想着,小人似是注意到他直勾勾的视线,突然扬起脸对他露出灿烂一笑,嘴巴大大地咧开,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线。

 

顿时春暖花开,满室生辉。

 

我的长苏不可能这么可爱!又是感到胸口一阵悸动,萧景琰有些痛苦似的捂住了胸口在心中哀叹道。

 

母亲大人,我想我是真的疯了。

 


 

【TBC】

 


 

好的,来解释一下。

 

这是在景琰登基后两年,梅长苏隐居琅琊山时候的故事。

 

在本文的设定里就是思念是会化成实体到他想念的那个人身边的,所以小水牛就是景琰对长苏的想念,小狐狸就是长苏对景琰的想念。

 

至于为什么是动物形态?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个更萌吗!【正经脸

 

说白了就是私设,认真你就输了。

 

甜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靖苏甜党+LOF的ID

百糖活动马上开始,欢迎各位太太能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