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百合花

羡吹宁吹桑吹,心疼蓝叔父
他们是世上的珍宝!

【靖苏】今心成念(一)

脑洞随天开:

好的,我又开坑了。

 

看到蘑菇 @乌 的这张图开的脑洞。图图很可爱啊

 

警告:私设如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蘑菇的原图下面有部分设定沿用,其他都是私设啦私设,不要当真。

 

甜哒!绝对甜!以我糖党人员身份保证,童叟无欺!

 

不会长,争取几发完结,属于短萌文? 

 


 

【正文】

 

早春时分,天气乍暖还寒。

 

山间萦绕着的雾气丝丝缕缕,挂在松针上,抹在青岩间,袅袅地包裹住悬崖峭壁。在这缭绕的山霭笼罩下,琅琊山利剑似的陡峭轮廓也像是柔和了不少,变得可亲起来。

 

朦朦胧胧中有一人踏碎朝雾披着晨曦在逆光处显现出身形。一身轻裘缓带,衣襟胜雪,被青玉冠束好的发丝被朝露微微打湿,更衬着白皙的脸庞温润如玉。

 

修长的手指抵住墨黑鎏金的木门,指尖稍一用力,听得“吱呀”一声,大门应声而开,露出庭中一大一小两人吵吵闹闹的身影。

 

那个年长些的白衣飘飘,不羁的刘海随风飞扬。模样看着还像个玩世不恭潇洒贵公子,只是嘴角噙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活脱脱一副不着调的流氓样,倒是可惜了这幅好皮相。他手里高高举着一个青瓷碗,旁边站的是个踮着脚伸长手臂的俊俏少年。少年几次三番想从他手上抢走那只青瓷碗却得不了手,直急得绕着他跺脚。

 

听到开门声,二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停住了动作,齐齐转头望向了门边,一动不动地像两尊静止的雕像似的。

 

 

 

“长苏你回来啦!”还是白衣的那个首先反应过来,趁着一旁蓝衣少年愣神的时候,格开少年的手迅速将碗收回了怀里,一面兴致勃勃地招呼着,“正巧吉婶做了粉子蛋,幸好我帮你留着一份,你要再不回来可就都被飞流吃光了!”

 

“没有!”听了他的话,蓝裳的少年狠狠地瞪着他,嘟着嘴将腮帮子鼓得像条小金鱼,“明明都是你吃!坏人!”

 

“苏哥哥!”少年跳到来人面前扯住他的衣袖,气鼓鼓地拿手指着旁边正一脸无所谓实则竖起耳朵偷听的白衣人,一副又急又委屈的模样,“他……”

 

“好了,好了,”梅长苏一面安抚地拍拍少年的手,一面转过头稍稍提高了声音道,“蔺晨,你又欺负飞流了。”

 

“我这哪是欺负他,我疼他还来不及呢!”蔺晨笑眯眯地向飞流招招手,“飞流,你过来啊~过来我就把这碗粉子蛋给你吃!”

 

“不要!”飞流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往梅长苏身后缩。不料一抬头,看到梅长苏肩膀上坐了个奇怪的小人也正好奇地注视着他。

 

眨眨眼睛,两人大眼瞪小眼。

 

“哇啊!”飞流吓得后退了两步,差点被身后的门槛绊倒。

 

蔺晨一惊,甩掉了手里的粉子蛋,一个闪身来到飞流身边稳住了他:“怎么了?”

 

少年看起来很是惊魂未定的模样,连蔺晨偷偷圈住他腰间的手都顾不上了,一双大眼瞪得圆圆,歪着头神情中又带了些许不解:“水……牛?”

 

“什么水牛?”蔺晨疑惑地问着,却见从梅长苏散落在肩头的青丝中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嗯?蔺晨凑上去想看个清楚,没想到一个怪模怪样的小人突然从梅长苏的发丝间窜出来,大张双臂英勇地拦住了那张向梅长苏越靠越近的大脸。


“呜啊!”猝不及防,大名鼎鼎的琅琊阁少阁主毫无形象地抱着身边蓝裳少年喊得凄惨,“有妖怪!”


虽然只是一瞬间,蔺晨已经看清楚了那小东西的容貌。头上顶着一对细细尖尖的牛角,小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卷着梅长苏的头发扬起又落下。

 

 哪有人生成这模样的?不是妖怪是什么!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蔺晨将自己稍稍凌乱的发丝整的服帖,展开素扇轻摇,一派潇洒作风,好像刚才那个抱着飞流大呼小叫哭天抢地的人不是他似的。


蔺晨随意地将手臂搭在梅长苏肩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梅长苏捧到手心的小东西。带着些许不屑,蔺晨抬着扇骨拨着那“玩意儿”的头上的小角:“长得这么奇怪,该不会真是个小妖怪吧?”

 

牛角被打到,小人捂住脑袋瞪圆了一双大眼,死死地盯着蔺晨搭在梅长苏肩头的手臂,嘴角紧紧地抿起,眼神犀利地像是要把他瞪出个窟窿来。

 

“哎呦喂,”蔺晨收了扇子得意地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怎么的?还不服气啊?”

 

话音刚落,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服气似的,那小人顺着梅长苏的衣袖爬上,狠狠地揪了下蔺晨掉落在梅长苏胸前的头发,疼得蔺晨“嗷”地叫唤出声。

 

蔺晨颤着手拿扇子指着那个已经爬上梅长苏另一侧肩膀处,占有欲十足地搂住梅长苏脖子的小人气地直跳脚:“嘿,你这个小妖怪,看今儿个你大爷我不收了你!”

 

一把素扇在眼前晃来晃去,梅长苏淡定地格开蔺晨那把挡住视线的扇子:“你这么个大活人,跟个 "念”计较个什么劲?”

 

“念?”蔺晨一怔,眼珠子一转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阵后突然灵光一闪道,“哦,对了,有道是今心成念。我记得曾在一册古籍里看到过,若当下对一人日思夜想,记挂过深的话,这份记挂也会化为实体,出现在他思念之人的面前,此物便被称为“念”。”

 

“难道此事竟是真的?”褪去了愤怒,蔺晨有几分好奇地伸着脖子看着正抱住梅长苏脖子蹭得满足的小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念”?”

 

“别闹了。”脖子里痒痒的,感到有些不适的梅长苏将小人从肩头取下。被拎在半空中的时候,小人伸长了双臂不停蹬着脚,对离开了梅长苏很是不满的样子。梅长苏无奈,只得又让他回到了自己肩头。

 

“哎呀,也不知道是哪家的痴情种,对你这般念念不忘,”蔺晨收回了手,一边慢条斯理地整着衣服,一边挤眉弄眼地打趣道,“不过只要这思念不灭,这个小东西就不会消失,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梅长苏听了也不说话,只是伸手摸了摸小人的脑袋。看到小人欣喜地拿脸蹭过他的手指,梅长苏的嘴角微微抿起,泛起了一丝笑意,仿佛透过这个小东西想到了谁。

 

蔺晨整理衣襟的手突然一顿,有些后知后觉地道:“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这玩意儿长的好像还挺眼熟?”

 

“是水牛。”一旁的飞流口气肯定地答道,又嫌弃似的小声嘀咕,“笨!”

 

“水牛……”蔺晨沉思了一阵,顿时恍然大悟。

 

想到那个现在已登基两年,人人交口称赞的年轻帝王,蔺晨不禁冷笑一声。危险地眯着眼趴到梅长苏肩头对着藏在梅长苏发间的小人露出白森森的牙:“我当是谁的呢,原来是他的啊!来的正好,看我不灭了他这份念想。”

 

“呜……”猝不及防一张大脸逼近,小人被吓得贴着着梅长苏的脸颊打了个哆嗦,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梅长苏斜眼瞥了一眼张牙舞爪作恐吓状的蔺晨,面无表情地一耸肩转过身径直走开。

 

“哎哎?”突然没了重心的蔺晨顺势滑下,一个没稳住差点以脸着地。

 

“你大爷的!”身后传来蔺晨气贯长虹地怒吼,梅长苏终于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有蔺晨在的地方总不会觉得无聊。


从青丝间看到他嘴角的弧度,小人拨开他的发丝歪着头仔细地看了他一阵,似是不解他为何而笑。

 

许是这小东西愣愣的样子跟某人太像了,梅长苏一不小心晃了神,一张耿直刚正的脸毫无预兆得浮现在眼前,嘴角的微笑一点一点被隐去。

 

只是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寂寞。


“水牛……”轻声的叹息响起,乘着清风扶摇直上,似乎能传到很远很远。

 

 

 

而此时金陵城内巍峨的皇宫中,着玄服戴金冠的年轻帝王突然感到胸口一阵悸动,像是有人在胸膛处狠狠敲了一下让他几乎站立不住,耳边又传来那人隐隐约约的呼唤。

 

长苏……


最近真是越来越常想到他了……萧景琰摇头苦笑。二年了……一晃眼那人已经去世两年了,可是为什么还总是觉得他好像就在身边似的。

 

甚至……萧景琰转过头来看着趴在案上长着一对狐耳和一条毛茸茸的狐尾巴的小人神情就有些复杂。只见那个小人正举着比自己还高的毛笔在奏章上写写画画,时而深思,时而皱眉,连身上都蹭了些许墨汁都不自知。

 

为什么他会看到这么个长的很像长苏的小东西?萧景琰虽外表平静,内心已经翻起惊涛骇浪。难道是我对长苏的思念太深以至于出现错觉了吗?

 

这到底是真是假?萧景琰想碰碰他,却担心他会像个梦境碎在自己的指尖。


正想着,小人似是注意到他直勾勾的视线,突然扬起脸对他露出灿烂一笑,嘴巴大大地咧开,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线。

 

顿时春暖花开,满室生辉。

 

我的长苏不可能这么可爱!又是感到胸口一阵悸动,萧景琰有些痛苦似的捂住了胸口在心中哀叹道。

 

母亲大人,我想我是真的疯了。

 


 

【TBC】

 


 

好的,来解释一下。

 

这是在景琰登基后两年,梅长苏隐居琅琊山时候的故事。

 

在本文的设定里就是思念是会化成实体到他想念的那个人身边的,所以小水牛就是景琰对长苏的想念,小狐狸就是长苏对景琰的想念。

 

至于为什么是动物形态?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个更萌吗!【正经脸

 

说白了就是私设,认真你就输了。

 

甜党群号:250258201  敲门砖:靖苏甜党+LOF的ID

百糖活动马上开始,欢迎各位太太能参与。


评论

热度(1953)